您的位置 首页 杂谈

山里的那个残疾兄弟,你走了,我用希望继续替你丈量大地

  中新网新疆新闻6月6日电 题:山里的那个残疾兄弟,你走了,我用希望继续替你丈量大地   作者 周章惠   今年5月的一天,帮扶对象的妻子努尔扎达打电话告诉阿里木江·马克布拉:“…

  中新网新疆新闻6月6日电 题:山里的那个残疾兄弟,你走了,我用希望继续替你丈量大地

  作者 周章惠

  今年5月的一天,帮扶对象的妻子努尔扎达打电话告诉阿里木江·马克布拉:“革命汗,今天早上走了,他走之前让我告诉你,感谢你,兄弟,在他最难受的时候陪伴着他。”

  阿里木江·马克布拉突然悲痛袭来:革命汗说不出口的希望还有很多吧,能走路,能丈量大地,他多想替革命汗实现愿望,只是一切都来不及了。唯有好好珍惜当下,阿里木江·马克布拉告诉努尔扎达:“弟妹,坚强起来,我们要继续好好活下去,完成革命汗没有实现的希望。”

  (一)

  2019年10月,瓦蓝的天空幽远地荡着几絮碎碎的云,远处的赛尔山矗立着,海拔4千多米,让新疆和布克赛尔县这个边陲小城终年可见皑皑白雪……

  和布克赛尔县公安局开展了第三轮“扶贫结对”活动,阿里木江·马克布拉要去看望他的帮扶对象革命汗了,他的车后备箱里塞满了心意朴实的小礼品:清油、酸奶、砖茶、方块糖、罐头……

  阿里木江·马克布拉是和布克赛尔县公安局伊克乌图布拉格公安检查站站长,今年44岁,他在当地是出了名的“闲事倌”,把群众当亲人,参加公安工作以来,先后获得个人三等功2次,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获局嘉奖等。

  他第一次到革命汗家时,进屋就闻见一股热腾腾的奶茶味,墙上挂着红色大印花挂毯,房屋面积很小,约50平方米。进门右手是卧室,一名中年男子躺在钢丝单人床上,逼仄的空间,让阿里木江·马克布拉有些寒意。

  来到之前,阿里木江·马克布拉就知道帮扶对象革命汗身体残疾,他猜想床上躺着的就是革命汗。房屋的女主人、革命汗是妻子努尔扎达蹙着眉头告诉阿里木江·马克布拉:“革命汗这段时间说不了话,一直躺在床上,翻身也翻不了。”

  摊在床上的革命汗,大腿折合在床,双腿伸展不了,整个人就蜷缩在床上,他空洞的看着眼前的墙,因为无法翻身也无法看阿里木江·马克布拉一眼,他嘴巴一翕一颌,想打招呼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图为阿里木江·马克布拉看望帮扶对象革命汗的妻子。
图为阿里木江·马克布拉看望帮扶对象革命汗的妻子。

  (二)

  努尔扎达说:“我这个老汉,只能躺在床上,弄的我哪都去不了,毕竟他动不了,得耗一个人照顾啊,家里面乱的很,坐的地方都没有,你就将就一下吧。”

  在听到妻子说自己动不了的时候,革命汗扑闪了几次眼睛,眼圈有些微红。

  “他在床上瘫了好几年,之前人是好好的,有一次因为摔倒,做手术治疗后,他就完全瘫掉了,现在一直躺在床上,不知道有没有希望站起来。”说到这里,努尔扎达抹抹眼泪。“幸好,政府还管她,给了一些钱,还给我们分了一套5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还给我们发低保费,让我们的生活有着落,但这些钱都拿来给他买药了,我也没有工作,又要照顾他……”努尔扎达一个人叨叨起来了。

  “兄弟,我是你的扶贫帮扶户,我是公安局的,叫做阿里木江。”阿里木江·马克布拉满怀希望地看着革命汗说。

  “他今天说不了话,但他能听到你说的话。”努尔扎达说道。

  经过和努尔扎达进一步了解,才知2015年革命汗从马上摔了下来。本以为只是普通的跌打损伤,他就强忍着疼痛去了当地医院,医生立即安排手术,但出现了医疗事故,导致他出院后,下肢瘫痪,双腿只能折合,他们一直在和医院打官司,目前还没有结果。

  这之后,革命汗一直摊在床上,刚开始的时候他脾气暴躁,始终无法接受自己瘫痪在床的事实,听努尔扎达说,革命汗没有瘫痪的时候,他是很要强的,家里面牛羊成群,上上下下都是他一个人打点,瘫痪之后他拒绝吃药,整夜整夜毫无睡意,他的疼痛因为纠结而更加苦痛。

  (三)

  阿里木江·马克布拉热心地对革命汗一家嘘寒问暖,让他们很感动。期间,努尔扎达表达了一个愿望:“能不能帮帮我们,去给有关部门说一下,他残疾证上只给他认定了三级,但医院也给我们说,他够的上二级残疾了。”

  阿里木江·马克布拉答应了。第一次走访后,他就找到了革命汗所在的牧场领导,向领导反映了这个问题,并获得了牧场领导的支持。

  2019年12月,大雪纷飞,阿里木江·马克布拉冒着大雪来到革命汗家中,专程送来了两件大衣和面粉、清油、大米等生活必须用品,他坐在革命汗的家中,听着努尔扎达的絮叨,随便聊聊家常,宣讲法律政策。

  2020年1月5日,他再到革命汗家中,得知革命汗今年的医疗保险还没有交,但是家中条件实在困难,革命汗二话不说,就帮革命汗交上了一年的医疗保险,并拿出了500元给了努尔扎达。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阿里木江·马克布拉因无法到革命汗家走访,就和革命汗一家人电话聊天,当他得知革命汗的褥疮越来越严重了,但县城治疗褥疮的药膏紧俏,一时半会定不上,阿里木江·马克布拉就托人在乌鲁木齐定了几盒治疗褥疮的特效药膏。

  3月6日,阿里木江·马克布拉把褥疮特效药及300元带给了革命汗,努尔扎达就向他诉苦,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让本来没有收入的他家又雪上加霜,政府给的钱都给革命汗看病了。阿里木江·马克布拉又协调努尔扎达在当地牧场找到一份牧场村管工作,每月工资1500元。

图为阿里木江·马克布拉把托人在乌鲁木齐购买的药膏交给革命汗的妻子。
图为阿里木江·马克布拉把托人在乌鲁木齐购买的药膏交给革命汗的妻子。

  (四)

  3月17日,阿里木江·马克布拉再次来到革命汗家中,一同来的,还有他的医生朋友。医生仔细检查了革命汗的病情后发现,革命汗膀胱处、膝盖等多处溃烂,情况不容乐观,得去大医院做治疗。努尔扎达说到革命汗,眼圈发红:“他现在越来越不行了,眼睛也看不见了,这段时间,彻底说不出话了。”

  阿里木江·马克布拉当时就托人给位于首府乌鲁木齐的大医院骨科专家打电话,他们告诉他,革命汗这种情况,必须要经过专家会诊,到时候可为他预约一个床位。努尔扎达听到后说:“我们前期为他打官司,现在打官司的钱6月初20多万元就快到账了,到时候,拿着这些钱,我想带他去做手术。”

  阿里木江·马克布拉把革命汗的情况写成报告,并将此事汇报给和布克赛尔县公安局政委:政委,我的扶贫户革命汗瘫痪在床,身上全是褥疮,他痛苦的很,我一个人力量有限,想让党委帮我想想办法。听了他的汇报,和布克赛尔县公安局政委思量一下,说:“这样,由党委牵头,组织全局给他捐款。”

  三天后,和布克赛尔县公安局组织全体人员为革命汗捐款。虽然捐款只有2万多元,但想到6月份准备带革命汗去首府看病,阿里木江·马克布拉就把这件事也给牧场领导反映,希望获得牧场领导的支持。

  此后,阿里木江·马克布拉隔三差五询问革命汗的情况,但在5月的一天,努尔扎达打电话告诉他:“革命汗,今天早上走了,他走之前让我告诉你,感谢你,兄弟,在他最难受的时候陪伴着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府谷新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gdqw.cn/shehui/198680/

作者: 头条新闻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府谷地方新闻网为您提供今日新闻,每日最新头条新闻,新闻头条最新消息,体育娱乐八卦等。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