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杂谈

空中第一道防线抗疫纪实:“风雨中、烈日下站在机坪等飞机”

  “第一组,CZ6875航班将于10:05到达,停靠101机位,需要排查。”   医护小组:“收到!”   “第二组,MF8219航班将于10:15到达,停靠19机位,需要排查。…

  “第一组,CZ6875航班将于10:05到达,停靠101机位,需要排查。”

  医护小组:“收到!”

  “第二组,MF8219航班将于10:15到达,停靠19机位,需要排查。”

  医护小组:“收到!”

  ……

  “第十组,HU7851航班延误至凌晨3:15到达,停靠122机位,需要排查。”

  医护小组:“收到!”

  “第十一组……”

  医护小组:“CZ6902航班已核查完毕,能否正常下客?请指示!”

  医护小组:“MU9878航班已处置完毕,我们小组可接受下趟任务!”

  医护小组:“向您汇报CZ6878航班的处置情况,能否收到?”

  ……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对讲机的“救护”频道每天都处于“忙碌”状态。

  线路对话过于“拥挤”时,对讲机就会传来指挥席位的协调声:“请各小组不要抢频道,一个一个汇报。”

  这些忙碌的声音来源于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防控组调度席。

  随着航班量日益增长,由急救中心医护人员、安全检查总站、航空安全保卫部及乌鲁木齐市第一人民医院分院等单位100多名成员组成疫情防控空中第一道防线“守门员”。

  王蕊花,是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急救中心护理部护士,疫情期间被抽调到机坪开展航班排查工作。

  她说:“我庆幸自己也是‘战斗’队伍中的一员。”

  和王蕊花一样被抽调到机坪开展航班排查工作的医护人员和各岗位工作人员,每天以对讲机发音为令,在机坪上等待航班落地。

  每个航班分一组“排查队”,每组保证有一个医护人员,为旅客测温、查看旅居史。

  航班密度大的时候,一小时内有20多架飞机降落,每个小组平均每天排查20多个航班。

  有些航班上还有中转旅客,为了不耽误旅客的下一段行程,必须保证在飞机落地前到达停机位。

  “宁可在风雨中、烈日下站在机坪等飞机,也绝不让全机旅客等我们。”这是组员们一致的目标。

  为了不耽误时间,大家每天尽量少喝水,

  一个航班的检查工作结束后,便坐在救护车上“待命”。

  王蕊花记得,大年初一,第一次下机坪工作,大雪纷飞,气温降到零下十几摄氏度。

  电脑屏幕显示当日进港航班量达180多班,当天值班的40多人分成11个排查小组。

  大家迅速穿戴好口罩、手套、护目镜、连体防护服、鞋套,奔上航班。

  “身着防护服,进入机舱温度升高,不透气的防护服迅速打湿衣衫,离开机舱寒风吹过,湿冷的衣服让人立刻感到全身冰冷。”

  直至第二天凌晨3时许,才结束最后一架航班的工作,“走出机舱,发现月光下的停机坪格外美丽。”王蕊花感慨。

  夜班小组继续将产生的医疗垃圾打包、贴好标签统一放置在医疗垃圾暂存点。

  打扫完卫生,时钟显示已经是凌晨4时,“一头扎进被窝,不到5分钟就听到了同伴的呼噜声。” 王蕊花说。

  到了三月中旬,天气回暖,在机坪工作对于王蕊花和同事们来说又是另一番“烤”验。

  里层穿着急救服、反光马甲,外穿隔离衣、防护服,戴上口罩、帽子、手套、护目镜。

  跨上救护车、登上客梯车、攀爬舷梯、进入机舱是他们每天不断重复的动作。

  “一架航班排查结束,向席位反馈排查情况时,都要在机舱口透透风,深吸一口气再按下对讲机,不然总感觉气不够用。”

  3月23日22时许,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暴风雨来袭,王蕊花一行接到通知,远机位航班已落地需要排查。

  小组四人立刻登上救护车前往101机坪,窗外,雨点狠狠敲打在救护车玻璃上,随着噼噼啪啪的雨声,流下一道道水痕,打开车门的瞬间,狂风夹杂着阵阵寒意,隔离衣被风吹得凌乱飞舞,机坪上已水流成河。

  来不及犹豫,组员们裹紧隔离衣,把对讲机和旅客登记表揣在怀里,快速冲进机舱内。

  王蕊花开玩笑说:“还好我们几个都是‘重量级’人物,不然就被风吹走了。”

  有一次,王蕊花一组接了一趟有308名旅客的大型客机任务,测温检查工作耗时40分钟左右。

  “感觉像洗了个‘免费’桑拿!”王蕊花笑着说。

  同事都是95后,问他们累不累,都笑嘻嘻地说:“不累,睡一觉就满血复活,比起那些援助湖北的医疗队队员,这都不算事!”

  王蕊花说,自己饭量比以前增了两倍,吃份米饭套餐还要加一桶泡面,体重反而降了。

  “工作减肥两不误,到了夏天就能穿上心仪已久的长裙了,想想心里都美滋滋。”王蕊花笑着说。

  王蕊花自述:

  作为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疫情防控空中防线第一道“守门员”,我们将立足岗位,严守“家门”!疫情不散,我们不退!

  我们更期待山河无恙,早日摘下口罩、脱下防护服……

  “我想回家紧紧抱抱六一小宝贝,带他去感受春天的暖阳,离开家时他一拐一拐扶着墙刚学会走路,晚上家人发来视频,小家伙竟然一摇一晃从卧室走到了客厅,摇摇摆摆的样子像只圆滚滚的小企鹅,瞬间让我热泪盈眶……

  还想逛逛汇嘉时代、万达广场,想买一条漂亮的裙子、再美美吃顿火锅……

  记者问到工作中最难的事是什么?

  王蕊花说:“我们不怕病毒感染,因为我们相信自己足够专业,就是担心情绪激动的旅客。”

  “不过也没事,我们可以多解释解释……”

  (记者郭玲 通讯员张晓琴 图由受访者提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府谷新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gdqw.cn/shehui/195333/

作者: 头条新闻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府谷地方新闻网为您提供今日新闻,每日最新头条新闻,新闻头条最新消息,体育娱乐八卦等。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