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巨杉资产齐东超: 我们为什么保持较高股票净头寸?

在疫情严峻的大背景下,很多持有人关心为什么我们还保持那么高的股票净头寸,为什么不先减下仓位,等待情况明朗后再做投资决策。 数年前,我供职于公募基金,契约中高仓位的约束,使得我根本不…

在疫情严峻的大背景下,很多持有人关心为什么我们还保持那么高的股票净头寸,为什么不先减下仓位,等待情况明朗后再做投资决策。

数年前,我供职于公募基金,契约中高仓位的约束,使得我根本不需要思考仓位变动的问题。近六年以来,作为私募基金专注绝对收益,仓位成为组合运行的核心要素之一。很多精力用作分析宏观经济、市场策略等各种因素的反应,疲于奔命在这些领域的学习和理解之中,苦不堪言效果也是差强人意。

早年阅读李录先生讲话,谈及有一次他向芒格请教,自己深入研究后持有的一个空头头寸,芒格建议他不要做类似的投资动作,因为这会影响他的心智。当时感触不明显,及至这些年饱经折磨,似乎琢磨出一些芒格的意思。我猜测,恰如一年春有飞花冬有雪,冷暖自在循环,遵循这些大自然的规律,本应是我们合理的生存方式,但如果希望生存环境永远保持着一个固定的季节,常常会出现大量不可知的副作用。我们这个行业,每年都有较好的盈利是普遍的追求,大熊市中亦能如此更是令人艳羡。不惑之年反思多起来,这种目标是否一如芒格先生告诫李录的“not-doing list”,本不应该是合乎人伦的追求,甚而至于,应该是我们警惕的目标。

长期主义是近年来最震撼我们的指导思想,犹如无明中的明灯。回想起来,逻辑顺序非常清楚,首先要有能力圈,然后方可进退有据。尽我们所能,探究事物长期的规律及大概率去往的方向,设定合理的收益率预期,在应有的安全边际情况下,做好投资即可。而方向的难,最大的质素在于“长期主义”的心法,指导思想的差异导致看到的世界迥异。

白酒一直是我们的重要投资和研究赛道。我曾讨教一位我颇为尊敬的企业家,问及一家企业近年来积极扩张经销商,效果显著的案例。他说,我们对经销商的要求极为严格,在我们这里是不可能出现短时间经销商大幅增长的。这个对话对我颇有触动,以前我们尽最大努力追求的高增长,在他那里,则是很清晰的“not-doing list”。不仅如此,他反复强调的,则是对产品质量的高标准要求、对规模增长的控制。不是说规模增长快了就一定不好,而是具备了一定商业体量的规模后,喜欢你的客户最终总会吸引过来,何苦要承担短期求快后的风险呢?

由此及彼,我们发觉有很多这样的企业家,做十分说五分,甚至完全不说;只要三分力,做十分准备,确保万无一失。恰如松下幸之助所言的“水库哲学”,经年累月之中,敦厚而致远,我们越来越喜欢这样的企业。而真正能够找到这些公司、闻到其中的味道、我们自己也能做到长期持有并分享其中的投资收益,皆取决于我们自身的精进提升。

回到眼下面对的疫情,这是个清晰的外部变量,我们看到了太多关于疫情对人们带来的各种影响的分析报告,我总是很好奇的问,这些所谓的改变,如果真的会发生,一定是因为疫情才得以发生的吗?我们是否可以大胆的假设这个疫情根本就不曾发生过,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呢?

而就股票投资而言,有两个基本认识是显而易见的:历史上的疫情最多也就持续1-2年,如果我们对一家公司的护城河和管理层有充分的信心,相信他极大概率可以挺过疫情,且护城河和所面临的商业背景不发生任何变化,在其全生命周期现金流贴现的总值中,1-2年的价值创造占比都极少超过5%;全球流动性空前泛滥,真正具备长期价值的公司就那么多(全世界也不可能迅速多出一家超级水果或者超级白酒公司),水涨一定船高。当这些公司因为疫情显著下跌时,我们不应该更加积极吗?

身处疫情的大幅波动期,也让我们对“股东”的内涵有些朴素的思考。股东的权利是分享企业全生命周期创造的价值,但从时髦的“第一性原理”出发,股东的义务也意味着长期的陪伴。在公司一如既往的按照“长期主义”的思想在经营,“股东”应该因为疫情而抛售吗?我们在审视上市公司的“长期主义”时,是否应先审视我们自己的“长期主义”?

所以疫情面前,巨杉资产在公司的结构性竞争优势和长期商业价值并未发生改变、企业价值并未高估的情况下,坚定持有并始终做到越跌越买,即便这会带来一些波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府谷新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gdqw.cn/fuguxw/200946/

作者: 头条新闻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府谷地方新闻网为您提供今日新闻,每日最新头条新闻,新闻头条最新消息,体育娱乐八卦等。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